从商人到企业家

2019/01/07

深圳特区的诱惑

改革开放以前,“文化大革命”刚结束的那几年,大家都觉得应该从政治斗争转向经济发展。当时,城市的系统是计划经济,一切都是凭票供应,粮食也是配给制,穿戴凭布票,还有肉票、油票等等;住房基本是单位福利分房。计划经济最明显的表现是单位管理和城乡二元管理。当兵复员时,城市兵回城市,农村兵回农村,农村兵想进入城市几乎不可能。那时,农村户口、城镇户口有天壤之别。整个体制就是计划经济体制。


1977年,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,在一个铁路部门做铁路沿线工程。沿线城市包括深圳,那时去深圳要开边防通行证,不然就上不了去深圳的火车。当时我有一位同事是广州人,很讲究吃,每次我去深圳,他都委托我买三斤牛腩。因为他在广州要凭票买,但在深圳这样的自由市场花钱就可以买。


工程施工的地方是一个边境小镇,因为做工程不能经常回广州,我就到附近的一个渔村过周末。那是一个很典型的小渔村,虽然很穷但是可以收看到香港的电视节目。我和这个村长建立了很好的关系,他逢年过节就到广州看我。有一次,他到广州看我,带了一箱加州橙、一箱美国苹果,让我感到非常惊讶。那时的我从没见过这些东西。两年之后,他带着太太一起来广州看我。他的太太烫了一头卷发,更让我感到惊讶。我问他是怎么回事?他说深圳建特区了。那是1980年,深圳特区可以和香港进行小额边境贸易。我很好奇,就去了一趟深圳。那时的深圳到处都是推土机、运土车,和两年前深圳给我的印象完全不同。于是,我就决定要到深圳创业。1983年,我辞职离开公务员系统,来到了深圳。


什么赚钱做什么,多元化是必然

1983年,万科成立。进入房地产前,万科做进出口贸易,后来又做来料加工,自己做工厂。比如,我们和苏州手表厂合资制作手表,和香港一家服装公司合资生产西装,和江门饮料厂合资建橙汁厂,和一家美国公司合资生产精美礼品,和一家英国公司合资生产遥控系统等等。我们成立了广告公司、展览公司,业务很杂。今天这个赚钱就做这个,明天那个赚钱就做那个。


1988年,万科进入房地产,一直到1993年,成为上市公司。为什么做房地产呢?我的逻辑很简单,第一,它很有发展前途;第二,这个行业还没有形成门槛。


但是在转型过程中,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。因为习惯了多元化,所以在减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增,还没减下去又开始增加新业务,路径依赖是有惯性的。其次,最难处理的是人。你想要把业务卖掉,员工还在努力,还要谋生活,你不能说卖就卖。另外,因为万科是上市公司,业务卖掉就很容易做坏账处理,可能会导致亏损。最后,我把握了几个原则:第一,最好卖的赶快卖;第二,难卖的就送给管理团队,让团队自谋生路;第三,公司卖掉的时候,不愿意跟着买家公司走的员工,可以留下来。


万科为什么能够吸引人才

我刚开始到深圳创业时,就是一个倒买倒卖的商人,做了很多业务,并不清楚将来要做什么。所以,公司人员构成也比较复杂,不可能聚集行业最精英的人才。但有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,那就是我为什么去创业。我看重的是“大丈夫志在四方”,要有一番作为。而深圳,给了我机会闯荡。我当过兵、做过工人,上大学之后做过工程技术人员,也当过机关干部,做过很多事情,但在计划经济环境下,这些都不是我的选择。到深圳创业以后,我非常清楚地明白,绝对不能让年轻人再走自己的路,不能再委曲求全。我一直在想如何充分发挥每个员工的作用,如何尊重他们。从某种角度讲,我认为改革开放就是一次人性的大解放。


在万科的经营管理中,我牢牢把握住了两点。第一,按照现代企业原则,管理制度化、透明化,不任人唯亲。第二,复杂问题简单化,绝不允许简单问题复杂化。我自己也将这两点做到了极致,万科没有我的亲戚,没有我的大学同学,没有我的部队战友,没有我的儿时玩伴。年轻人到万科来,就要给他们创造一个公平的发展和竞争机会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一步一步摸索,如何建立现代化的企业制度。


作为企业管理者,我当然希望所有的事都一帆风顺、一劳永逸。但是真遇到了危机,你就必须去面对处理。管理者应该把企业经营中遇到的挑战、问题当成常态,就像登山一样。在登山的过程中,你面临的困难都是无法提前预知的,所以之前的准备、储备非常重要。你准备的时间越长,储备的时间越长,你应对未知的能力就越强。


另外,在企业发展过程中,我们要把握一条规律,这个规律叫做“斐波那契数列”,又称“黄金分割数列”。这个数列从第3项开始,每一项都等于前两项之和,螺旋上升。万科的发展是符合“斐波那契数列规律”的,如果不符合,突然快速增长,就一定会受到市场的惩罚。万科20周年时,营业额还不到一百亿元,但我们确定了“到万科30周年实现一千亿元营业额”的发展目标。这个一千亿元就是按照黄金分割数列计算出来的,一直到现在万科也在遵循这个规律,保持稳定增长。


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是什么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?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之后,国家强调以经济发展为重点。只有经济发展了,人民的生活水平才能得到提高。这是改革开放最根本的一个逻辑理由。其次是全球化。经济是基础,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维持不下去,各方面效率就会非常低。全球化带来国家和国家、民族和民族之间的竞争。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,从人均GDP200美元发展到今天,最根本的动力还是竞争。所以,国家的开放是最重要的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