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云组“饭局”,呼吁推动乡村学校寄宿制发展_观点_研究中心_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

马云组“饭局”,呼吁推动乡村学校寄宿制发展

2018/01/29

1月21日中午,马云邀请了80多位国内企业家齐聚三亚,在晚上的乡村教师颁奖典礼前的午餐会上,沟通讨论了贫困乡村学校的并校计划和寄宿制度。亚布力论坛轮值主席丁立国、理事长陈东升、创始人田源,冯仑、吴鹰、郭广昌、虞锋、王玉锁、张醒生、张跃、王中军等亚布力理事及亚布力论坛秘书长张洪涛出席午餐会。


会上,马云呼吁企业家们,从推动贫困地区学校寄宿制发展、修建校舍、购买校车等形式上参与农村教育发展,回报自己家乡。马云公益基金将会负责标准制定、监督及落实。现场包括丁立国、陈东升、田源等在内的亚布力论坛理事纷纷表示将积极参与,并在家乡建设相关项目。


乡村教师颁奖典礼已经举办到了第三届。2015年,马云公益基金会发起“马云乡村教师计划”,每年为100名乡村教师提供总金额为1000万元的奖金资助和持续三年的专业发展支持。此后,马云公益基金会又先后发布“马云乡村校长计划”和“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”,分别计划在10年内投入约2亿元人民币寻找和支持中国优秀的乡村校长,以及在10年内投入至少3亿元,选拔应届优秀师范毕业生成为乡村教师,培养未来的乡村教育家。


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农村教育发展?马云在会上称:“第一是因为有私心,我是老师出身,却只做了六年老师。第二我们觉得不能让孩子们失去未来竞争的能力,精准扶贫首先要从教育、医疗抓起。只有乡村教育强了,教育才真正强,只有农民发生变化了,农村发生变化了,中国才真正发生变化。于是我锁定了农村乡村,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孩子在教育上的提升。”


本次马云又带来了两个主要理念:推动并校机制,探讨寄宿制度。他呼吁,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中国的拆校并校机制,往乡镇靠拢,一百人以下的学校,原则上都给并掉。马云说,他发现农村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超过5公里,在一些条件复杂的地区,孩子们上学要坐船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,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太多。所以推动并校机制就必须大力推动寄宿制,“让孩子们不要在路上”。


与寄宿制相辅相成的还有校车计划。马云称:“我的想法是,用校车礼拜五全部送回家,礼拜一早上用校车在每个村口接上孩子全部送到学校里面。学校里面只要有三百个学生,老师就愿意去。我们把寄宿弄好,晚上晚自修弄好,早上早自修弄好,农村的留守妇女也很多,把她们训练起来,学怎么照顾孩子的生活。”


据悉,马云基金会接下来会在部分学校进行试点,在当地学校建好宿舍、提供班车,并在当地聘请生活妈妈来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,而这些生活妈妈将从当地的留守妇女中寻找并进行培训,这也顺便促进了当地部分人的就业。


沟通会上,马云呼吁企业家们参与在各自家乡的农村教育活动,回报家乡。“原则上所有参加的企业家们,你是福建人就做福建,你是广东人就做广东,你是安徽人就做安徽,每个省都有贫困的地方。” 


他对在场的企业家说,做公益跟做慈善不一样,做慈善是给予,做公益是参与。关于并校和建宿舍,马云说:“我们提出标准,我们提出监管,因为钱出去还得要有人把活干出来,最怕我们捐了钱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马云公益基金会成立的主要目的,就说如果你们做项目、做什么事情,我们就像商业一样,确保有结果、有效率,并且公平的。因为我们不需要大家的钱,我们就好这口,不是因为别人逼我们干的,我们好这口。”


以下为沟通会上发言实录,后半部分对话省略:


谢谢大家,首先感谢所有朋友们,每年是腊月初八,我们在三亚有一个乡村教师颁奖晚会,今年不在腊月初八,因为今年2月24号,我以前答应要去达沃斯参加年会,所以往前面推了两天,原则上每年腊月初八,我们一定会在三亚,以后哪怕是再大的会议冲突了,我们还是腊月初八。


很多朋友本来都定好腊月初八,但是因为提前了两天,所以把日程改掉,有的还过不了,所以我在这儿表示感谢。当然这不是一个鸿门宴,我们每年到这儿来,不是要大家捐钱,大家来参加支持乡村教师的发展,支持中国在贫困地区很多孩子的教育,本身就是最大的支持。


因为我知道所有这儿的企业家也好、艺术家也好、媒体朋友也好,一年都特别忙,我们最难的不是钱,我们最难挤出来的是时间。而且最怕的是挤出来时间,参加一些意义不是太大的事情。


今年已经是第三年,有些人已经来过三次了,有些是今年第一次来,我想在这儿希望每一天的价值,每一次这里的价值,都能带来真正的价值。毫无疑问你们的到来,真正带来价值的是中国300多万乡村教师以及受他们影响的几千万儿童。


我自己这么觉得,做公益,前几年有一次全部裸捐的思想,当时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到中国来,要求中国企业家参与裸捐,我吃饭之前跟他们有一个座谈,我跟巴菲特讲,我说我是反对裸捐的,你今年几岁,他说八十几岁,我说你二十八岁、三十八岁的时候为什么不裸捐,你二十八岁、三十八岁,我们企业家最大的价值,是把钱用在刀口上,把钱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,这是第一要素。我到八十岁,我也裸捐,但是今天我们刚开始做事情的时候别裸捐,因为我们今天要把我们的智慧、把我们的知识、把我们的能力转化成为社会发展的正能量。


后来盖茨,特别是巴菲特高度认同,那天聊完会,吃完饭,他就没要求我裸捐,我们希望共同推进社会的进步。


做公益跟做慈善不一样,慈善给予,公益在于参与,每个人每年能够有一点时间,哪怕听一听,哪怕转发一个微博,哪怕就是点个赞,都是最大的公益。这次特别感动,很多人花三天时间到这里来,参与整个乡村教师活动,我特别感谢。


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发展,第一我有私心,我是老师出身,培养了我四年大学教育是学师范的,最早16.5元每个月的补贴,我大学毕业之后当了六年老师。我离开学校去做创业的时候就想,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成事,我把很多精力返回给学校,但是中国教育之复杂,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,我们做任何事情,做我们能做,应该做,必须做,不得不做的事情,我锁定的是农村教育。特别是乡村教育的发展,中国绝大部分农村今天在不断发生好的地方,中国政府在过去三十年,我自己觉得做了非常多的努力,让几亿人脱贫,这是很了不起的。


我们觉得不能让孩子们失去未来竞争的能力,精准扶贫首先要从教育、医疗进去,因为教育不好,这些年纪大的,四五十岁的人,你要改变他也很难,但是七八岁的孩子,第一天在教育知识上不公平,那就永远没有机会。


我锁定了农村乡村,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孩子这些教育的提升。


我另外一个印象比较深的,1992年我有一次到浙江临安昌化的地方,早上五点多一点,我要赶车,坐在长途车上,前面车突然停下来,一个小女孩,六七岁的样子,这么高,手上拎了一个饭盒,背着一个书报,那被狼拖去都有可能,那件事情1992年到现在了,在中国依然在发生,不是中国不努力,不是社会不协力,而是有些地方达不到。


我们这些人也许可以做一点这样的事情,我觉得只有乡村教育强了,教育才真正强,只有农民发生变化了,农村发生变化了,中国才真正发生变化。衡量一个国家的水平多好,不是在于你这个国家有多少牛逼的大学,牛逼的中学,而在于我们最差的学校到底有多差。最差的学校改变了,这个国家才会有机会改变起来。


我们过去的三年,把所有精力在乡村教师,解决几千万儿童的关键点,我们没办法帮助一个学生、两个学生,只有帮助老师,一个老师一辈子至少影响两百个学生,如果我们能够帮助老师,老师就会影响很多学生,我们后来又发现一个问题,帮助了老师,中国原来有近四百万农村教师,但是后来只有330万,很多老师在农村坚持不下去,离开了,离开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是什么,校长不靠谱,很多校长没受过专业训练,他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当校长,当了十年老师以后,人家说你经验比较丰富,你当校长,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做财务、管理、领导力,结果很多老师离开是因为不喜欢那个校长。


我们决定把精力再度加入到校长培训,我们去年开始,对校长,选择优秀的校长进行系统性的培训,给他们钱,甚至我们把他们送到美国去,三个星期,让他们看看美国教育的发展,这些校长可能都没有出过国,到这里来的一百多个乡村教师,他们都没有坐过飞机,没有见过明星,企业家们,他们怎么影响孩子,让他们对未来充满激情。


我们对老师培训以后,还对校长培训,我们安排他们去联合国大厦,在联合国安理会桌子上面,中国的席位上,那一拍照片,一讲,回去以后,至少兴奋一两年,带动更多的校长。今天晚上这些老师们,能够跟在座的企业家、明星们合个影,参加晚会,回去会影响无数的老师、无数的学生。


第三个,我们又开始启动了乡村师范生,现在很多人不愿意去农村,有些师范生,他想当老师,他找不到好的学校,到农村又实在太穷,我们马云公益基金会支持五年内,你到农村去教书,这五年内的钱我们补贴,如果他不行,五年以后回来,他爱干嘛就干嘛,只要承诺五年。


今天跟大家吃饭,要讨论的,前面这几件事情,大家能参加,大家给那些老师点个赞,大家给那些老师们和校长们关注一下。今天这件事情,跟大家探讨,我今天有目的来的,今天我们要推动一件事情,我是想在今天的三亚,在座所有人的见证,中国农村教育,我们跑了很多以后,发现一个大问题,特别贫困的孩子们,特别贫困的地区,那些孩子们,我们以前建了很多希望小学,现在很多小学全空在那儿,没有学生,没有老师,很多学校是只有十几个学生,然后两个老师,很多是夫妻,要教五六个年级,那样老师也不愿意去,学生也教不好,学校条件越来越差。


这次会议想推动一个进程,就是再度推起并校机制,很多孩子,我们第一页上的PPT,乡村学校现在从51万所学校并成23万所学校,农村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为5.4公里,这是教育部的数据,你看在下面一页,很多学生上课,坐船去,包括爬山涉水,包括头上全是伤的孩子,我自己这么觉得,这些孩子根本就不应该走读制,就应该是寄宿制,中国必须大力推动寄宿制。


我喜欢那部电影《阿甘正传》,妈妈早上带着孩子,坐着校车,送到学校,如果我们能够并校,把很多学校,一百人以下的学校是办不好的,从我的经验来讲,一百人以下的学校,老师也不愿意去,学生也学不好,全乱套了。如果并校的一个重要机制,必须要有寄宿制,住在学校里。


现在很多孩子,来了四公里,回去四公里,回到家以后,跟爷爷奶奶在一起,爸爸妈妈在城市里打工,爷爷奶奶也不知道怎么教他,他们课后的作业、生活全乱套了。所以我们如何改变这个状况,原来政府做并校不成功,原来路途实在太复杂,现在高速公路基本上都通。我的想法,用校车礼拜五全部送回家,礼拜一早上由每个村口,用车一拉,二十分钟、半个小时,全部送到学校里面,这些孩子在学校里面,因为有三百个学生,老师就愿意去,我们把寄宿弄好,晚上晚自修弄好,早上早自修弄好,农村的留守妇女也很多,把她们训练起来,学 怎么照顾孩子的生活,这整套寄宿学校的机制,在欧美是已经很成熟了,我们应该带进来,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中国706个贫困县,特级国家级贫困县,特别穷的地方,让孩子们不要在路上,我们今天就一个学校没有用。


我希望大家共同来推进中国的拆校并校机制,大家往乡镇靠拢,我们一个学校再远,二十分钟的车程够了,大家都往乡镇去,很多爷爷奶奶跟着去,很多时候爷爷奶奶不肯出来,农村越来越穷,并校机制对中国农村的进步会很大,在一百人以下的学校,原则上都给它并掉。


另外一个,我们在座的企业家能够做什么事情,今天因为很多人来找我,要捐马云公益基金会的钱,做公益的钱永远不够,我确实有足够的钱来做这件事情,但是大家的参与感,每个人的心,希望为农村做一点事情,为孩子们做一点事情。


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欢迎大家参与并校,欢迎建校舍,这个学校的宿舍,一会儿有一个片子给大家看看,现在的寄宿条件是什么样的,看了也会昏倒,这是整个系统建设,我们鼓励大家为家乡服务,原则上所有参加的企业家们,你是福建人,就做广东,你是广东人就做广东,你是安徽人,就做安徽,每个省都有贫困的地方。


在当地,我们欢迎建宿舍,宿舍的标准,马云公益基金会会把标准拿出来,怎么生活,怎么住宿,全部包括。


第二个,我们会做校车计划,宿舍可以以你们公司的名字命名,车也是一样,中国高速公路上面,也要有我们自己的校车,人家设计黄色的车,我们可以设计很漂亮,现在买一辆车几十万,二三十万买一个车,让孩子们能够接送到学校里面,还能够培养一个到两个司机,每个学校可能就两三辆车,我们很多问题就解决掉了,所以把校车做好,把宿舍做好,我们会系统培养农村留守妇女的生活照顾,这些人有一两千块钱,两三千块钱,帮助孩子做一些生活自理。


同时课间活动、体育活动,大家集中在一起,周末送回家,礼拜一送回学校,我们想今天主要来推动的事情,推动两件事情,并校,第二件事情,对现在并校要考虑建宿舍,并且是整个体系,马云公益基金会,这次我会做几个模板,而且现在刘晓松,我们去年讨论之后,动作非常快,他在贵州已经做了两个试点,一会儿他会给大家一个汇报。


所以并校,建宿舍,捐助汽车,就锁定在你们家乡,你要想你们家乡没了,跨省,我们帮你解决,马云公益基金会只做这几件事情,标准、监督,我们不要你钱给我,太复杂了,你们就自己做自己的,你对安徽感兴趣,我们支持安徽,我们回到自己家乡,回报自己家乡,不需要跨省,如果要跨省,找我们,我们来协调,我们负责标准制定、监督、落实,然后每年的汇报。(略)


关闭